我是捲老爹

 

因為最近要做個決定,讓我突然想到我之前得過腎結石

歷程之前PO在BBH,今天把複習一下後,就把它搬到痞客幫...

 

--------分隔線--------


2007/12/10

早上一起床上廁所,發現自己血尿,真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...

還特地把熟睡中的捲娘挖起來確認...

見狀本應馬上就醫,無奈今天公司大老闆要開會,

只好帶著滿滿一大罐水出門,不到10點就灌完2公升,又再買了一瓶...

公保門診中心下午剛好有三總的泌尿科主任,二話不說就掛了號,

都忘了書田祕尿診所就在隔壁...



驗了尿,照了X光,醫生初步判定我應該是有結石

但是他認為石頭的位置並不適合做"體外超音波碎石"

要我禮拜三去三總排較精密的攝影,開了些藥就讓我回去了

說是可以讓尿道稍微膨脹一些,好讓石頭自然排出

但是藥單上的說明怎麼看都是止痛而已...= =?

我並不痛阿....Orz

晚上,去幫捲捲買奶粉的時候,順便買了成藥來吃,花了500大洋...



2007/12/11


持續血尿,而且腰很酸很酸,肚子也不是很舒服,

早上去公司處理點東西就打算回家休息了,

因為我連坐著都想歪著一邊,這樣才會比較舒服...

這詭異的姿勢讓我的假單毫無疑問的獲准了,誰說老闆都沒人性...XD

公保開的藥,自己買的藥都持續再吃,

但是都不見效果...= =

 

2007/12/12


想一想,我今天如果去三總看,最後只是排時間

然後還是要拖到下次才知道結果...這樣不就太悶了點~"~

加上諸多親友都強烈建議我去書田看看,所以決定今天還是去書田吧...

早上先進公司處裡一些東西,便去掛號了,連續三天都只上半天,卻沒啥好高興的...

結果在醫院裡碰上省話一哥,指的是這醫生而不是蕭敬騰,

自己啥都不說就算了,我問了也不回答,讓我強烈懷疑我的存在感

最後只說,明天來做精密攝影,要注射顯影劑,健保藥免錢,自費藥1500

兩者效果相同,自費藥的副作用較低,現在做決定...

挖咧~我連跟老婆商量一下的餘地都沒有喔~"~

 

除了第一天剛發現血尿的時候並未感到不適之外,後來慢慢感到酸痛,但也免強能忍的過去

今天晚上睡覺的時候,突然感到我的腰部瘋狂的酸痛,整個人從睡夢中驚醒,然後轉成刺痛...

那種從後背痛到前腹來的感覺,讓我全身不停的冒冷汗,我試著咬著棉被繼續睡

無奈已經回不去了...Orz

 

看著熟睡的妻小,實在不忍驚動他們,但無論我怎麼變換姿勢,這痛楚一波波的襲來

且一波比一波兇猛,我感覺我的腹腔不屬於我了,我幻想我的腰椎可能斷了

床上不能得到緩解,那起床走走會不會好些?

一個人深夜在客廳裡無厘頭的繞圈圈走著,最後甚至邊甩手邊跳... 

如果對門的傢伙有偷窺的變態嗜好,保證看到這幕他馬上改邪歸正...= ="

先不管我是否預防了社會問題的發生,我自己的問題絲毫沒有得到任何解決阿...

我ㄧ直在掙扎是否要去急診室打個一針...但是到底有沒有必要?

 

最後痛覺完全淹沒我的神智,解除疼痛是我現在唯一的執著,什麼都不用思考了...

在仁愛急診室一個人單手挺著腰,穿梭在報到處,結帳櫃檯,X光室,洗手間,診療室

打完止痛針,醫生問我要不要躺躺在回去? 要躺不如回家躺,捲娘醒來看到我不見了,不急死才怪...

還好現在有叫車服務,不然我去哪裡找計程車ㄚ...= ="

等車的時候,我的手仍因為疼痛撐著我的腰,這時才突然驚覺

我剛剛真的很像孕婦.........Orz

 

打了針,讓我免強又回到了夢鄉...

 

2007/12/13

今天早上第一次如廁,當然還是血尿,我都快覺得習以為常了...

接著書田報到,空著膀胱先來一張X光,然後到隔壁注射顯影劑做精密攝影

在注射顯影劑的時候,突然想到已經過世的大狗,它好像也是這樣注射藥物的...

拍了幾張,就要我一個小時後再過來,漲尿再拍一張X光...

接著就去面對省話一哥了...

"恩,你這裡有一顆石頭,大約0.5公分,你下午1點半做砕石吧~"

就這樣,我就糊裡糊塗的去到仁愛路上的中山醫院,準備手術

又照了一張X光,12小時內照了4次,再加上膀胱攝影,我都快變成X-MEN了吧...Orz

然後不但要抽血,還要扎耳針測試凝血時間,痛死我了,帶耳環真的有病,我喃喃自語...

手術服穿在我身上真的跟迷你裙一樣,顧不得丟臉,除了痛之外的心情還有些緊張

旁邊還有護士在詢問家屬是否同意幫患者"順便"切除盲腸...

真是讓我一點都笑不出來...

 

體外碎石技術員的外號叫做大媽,的確,她爽朗的音量讓我想到遠在美國的大媽

她跟我說,你要多練練身體喔~ 你這樣不能保護家人的~

我聽的一頭霧水,她繼續接著說,你的血管彈性太差了,平常沒事舉舉啞鈴吧~

說著說著的我手臂上又被扎了一針,這是右手的第5個洞了... 搞的我像嗑藥的...

大媽幫我喬好了位置,告訴我,頭暈就睡吧,太不舒服就揮手叫她,

我心想,等等機器開始動了,你人不就跑了,我揮給誰看阿...Orz


一開始,腰部像是被橡皮筋規律的彈著,說不上痛,就是怪怪的

就如大媽說的,麻醉藥讓我開始有點頭暈,我很想睡,但我更想吐...

在我努力強忍的時候,還要一邊胡思亂想,期盼時間走快一點,趕快結束吧...

慢慢的我覺得不再像是橡皮筋了,反而有點像是BB彈持續的規律的朝我射擊,

加上頭真的越來越暈,我有點想揮手呼喚大媽,但是...

男人該死的自尊心讓我繼續在內心掙扎,手遲遲沒有舉起來

沒想到,BB彈也不夠形容了,怎麼覺得耳裡有"叮""叮""叮"的聲音,

就像是有把小鐵鎚,敲打著我的腰部,且發出清脆的聲響...

大媽也許看到我猙獰的表情,她主動突破了我的矜持,

進來詢問我是不是很痛? 然後把機器的力量調低了些,雖稱不上好很多,

但至少,耳裡的幻聽消失了,我好像也睡著了...


後來,隱隱約約感覺大媽有在跟我說話,她一邊拔掉我身上的心電圖,

一邊跟我說,想睡就睡一會吧...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好像聽到捲捲在外面叫我,嚇了一跳,但彈不起來

原來是大媽讓捲娘跟捲捲進來看我,也許是麻醉的關係,站不太起來,腰非常的酸...

回頭看看時鐘,我竟然睡了1個多小時...

術後不能騎車,觀察幾天,再回門診複診,希望石頭能順利的排出囉... 


-------後記-------

 

後來當然是痊癒了,

人家說,男人永遠沒辦法體會女人生產的痛楚,

如果你真的這麼想知道,等你罹患腎結石,就會有次最貼近的體驗

不過我相信,腎結石依然比不上產痛,

母親是很偉大低~

創作者介紹

焦糖‧火焰‧蛋奶的華爾滋

捲老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